最新公告
... more

 
... more

 
... more

 
職場動態
... more
職涯智庫 >校友經驗談 回上一頁
學無止盡的生活態度—楊正澤
2013/10/7
(楊正澤校友(圖右)與梁文進教授於屏科大熱帶植物醫學中心辦公室合影)

農專學習,無限感恩與回憶-生活即是教育
    目前在校友當中表現優異的楊校友,過去曾擔任系友會理事長,對於在經營校友關係方面不遺餘力,他表示,上任後發現很多問題在是系友、校友,彼此之間的交流較少,如早期農專時期植物保護科畢業的同學,就不知植醫系是怎麼來的,於是設想利用網站做連結,透過信息來交流,主要是增加一些分享,透過系友參與校友會的方式,來增加彼此之間的互動,由健全系友與母系的關係,自然提昇對母校的認同感。他表示,最近2013年5月,曾有新聞報導,全國獸醫的費用,有三分之一是落入屏科大校友的口袋中,當時新聞播報了好幾次,過兩天後學校有消息,表示跟外界互動,當下我很感動,給畢業的學生一個鼓勵和贈言,透過校刊登出去。
過去屏東農專畢業出來的學生,被公認為實務經驗很夠,在學校,曾發生過令楊校友印象深刻的事,有次,中午吃飯回來後發現教室冒煙,原來做標本的烤箱燒起來,當時嚇死了!當下,老師利用機會教育,指導這種情形,必須讓它燒完,一旦開了烤箱的門讓更多氧氣進去,就會燒得更旺,這就是運用學習機會做實務教育的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剛來學校時,我們就是一張白紙,根據「植醫系成立的未來願景座談會」文章回憶中,常在腦海的這個「恩師長伴午夜語」場景,當時老師午夜還常陪著我們製作標本,準備植保年會的論文宣讀;當時念農專給最大的收穫就是師徒制的專業訓練,現在研究所應該也是師徒制,但有些研究所課程只有講課不操作,研究所要跟著老師跑,才能學到研究生涯的全貌。農專時就是這樣,當時學生團體,系學會還有機會參與編系上的學術期刊「植物保護期刊」,楊校友回憶當時就是學術組長,被派到幫忙編輯,負責編輯的老師們,教我們這個字應該怎麼樣用,教我們句子、圖表要如何應用。一直來對於人類文明很有興趣的楊校友,也發現學術報告就是從實驗中做成報告,再用專業的格式寫作然後經由專業審查,在經由複雜冗長的編輯,排版校對,最後印刷出來,在三年裡整個學術發表的過程都全程參與,真是太幸運了!
楊校友在讀農專期間,在導師時間,問了黃金池老師,昆蟲標本如何製作?立即指點我到實驗室找陳仁昭老師,陳老師給我一看了一個展翅板,和上面展族的幾隻蟲,又交給我一支捕蟲網,一個氰酸鉀製作的毒管,從那一刻起,每當晚上就在校園有燈光的地方,教室,廁所,路燈下抓蟲,周末時,在緊鄰植保科館後面的園藝菜圃抓昆蟲,回來實驗室,馬上開始做標本,烤乾後,老師馬上在那一張大桌子上,翻著只有他看得懂得松村松年日本昆蟲大圖鑑,教我們如何鑑定,這樣過了一年,科館的標本櫃更新,裝滿一盒盒新的昆蟲標本,在植保科二年級時,不知天高地厚的接下校慶時辦展覽的任務,號召同學及學弟幫忙,得力於學弟陳景德由台北運來的蝴蝶標本,當時植保科分為病蟲兩部分展覽,光昆蟲標本就擺了三間教室,當時擔心標本量不足,加上鑑定工作繁重,緊張到連晚上都睡在實驗室裡,展覽布置期間,深怕有人會動,還要在展場守夜。在過程中留下很深刻的印象,當時老師和助理吳錦德先生也包括同學及學弟妹都來幫忙,老師的指揮下,這個活動加強大家的向心力與認同感,百分之百對於全體老師的信賴感,沒有人擔心畢業有什麼工作?
    他認為,學一樣東西就不要太制式化!譬如,讀書這件事,我們叫學生要常讀書,即使看小說也是一樣,可以培養閱讀習慣,他分享一個個人經驗,「看書不一定要從頭看,其實,翻閱書本或雜誌,發現有興趣,也可以從吸引你的地方,開始看,然後,因為讀完發生興趣,或想要瞭解前情,再回頭補上,結果一大步書就看完了。」,與其說經常計畫著,有時間再來看,這個方法能夠讓很難專心的人,利用專注的點,切入閱讀情境,找期不如撞期,因勢利導。對研究生而言,研究的本身是一個很長遠的路,可以嘗試不同的錯誤,但每次所嘗試的錯誤都是一項紀錄,跟著記錄修正,再勇敢嘗試,這樣對任何事不斷嘗試,自然而然,就有辦法找到適合自己讀書及做事的方法,任何事情都有相關性,多說,「請讓我試試看」,或者「以幫忙的角色來學習」,吸收更多經驗,可以提升解決問題的能力。
    曾經在學校裡跟老師學習的過程中,他認為,很多知識也都是可以在教室外學到的,跟老師去診斷作物病蟲害,為老樹噴藥,調查椰子害蟲,讓他印象最深的是植保科學生「下田」這件事,「在梁文進老師的植物保護學課程中,拉牛犁田的時候,許多人讓牛都跑掉了!這些事看來與課堂學習無關,但是學習是不分形式的,只要是安排的課程,或是課中課後提到的問題,總要找機會體驗一下。」,而楊校友卻擁有一顆感恩的心,對於老師運用許多的方法來教導他總是銘記在心,在當時只有努力學習,也不曾問過學校有獎學金的機會,更沒有甄試保送到中興大學這件事。但,一路走來,感謝學校老師提供機會,陳老師幫忙申請「明德獎學金」,後來,母系推薦他為獲得傑出校友殊榮,都是因為有幾位很好的老師陪伴方式的指導著他。   
(楊正澤校友(圖右五)與植醫之光—董上宏先生團隊合影)
 
念師恩是校友交流的向心力-自我肯定即是回報
對於學校退休的老師,他建議,學校的校友會應該要設置一個適當的平台空間,讓校友們也知道恩師的智慧,因為曾經老師們都很傑出,當植醫系系友會理事長時,他曾做一件事,就是將退休老師的講義,向系友收集之後,整理打字,預備用系友會的力量,「把恩師的智慧結晶收集起來」,再加以編輯,更新內容,修飾一些文字,出版為母系蒐藏的參考書。以此喚起系友,感謝老師當年教導的恩惠,對於「尊師重道」的啟發來說,楊校友就是號召系友們,在生活中實踐。
    系友分享成就,看到「我的未來」-回饋分享即是關心 最近楊校友常在演講當中講:古有明訓,「尊師者王,尊友者霸,尊己者亡。」。但是,通常不講「尊己者」,他不鼓勵以自我為中心,所以,當理事長的重點工作是,他會找很多系友,回來母系做演講,利用陪同演講者回學校的路途,關心瞭解系友近況,同時也安排系友回來看看老師,就是希望向老師展示「把掉落的珍珠,一顆一顆再串回來」,這就是系友會、校友會可以發揮的功能,辦講座邀請系友及校友「就是展現系友在社會各階層的實力,保證未來各種工作形式,以及工作機會的保障。」邀請國內外專家學者,來給在學的學弟妹鼓勵,「把外面的世界,未來職場帶到大家的眼前。」當然也能增加母系能見度,建立行銷網絡,他認為「這就是串連系友,校友的一種方式。」母系母校舉辦傑出系友講座,「肯定系友校友在社會上的成就,也是給在學生及後來者信心,向社會大眾展現教育成果的機會。」值得推廣。
    很高興植物醫學系的全體老師都有共識,很關心學生,總會克服困難,配合安排在星期一的班會時間,讓學生聽系友的演講,說以前讀書時的糗事或分享喜悅,讓學生曉得,學校老師除了是師生的關係以外,更還有學長、學姊的身分。畢業以後就大家都是以學校為榮,其實系上的導師、指導教授和系上的學生彼此相連就像臍帶,系上就是子宮,如果學生畢業了成為校友,融入人群時認識學長姐,把校友都找回來,讓學長姐多親近學弟妹,讓實質關係建立起來,讓校友彼此之間有互動和學習模仿的機會。因此,這個演講,就叫做「我的未來」。
 
學習生涯無捷徑,觀摩反思記錄成長-尊師得知識,知識轉智慧
    學生出社會後要充分表達自己,也讓彼此有認識的機會,若想到要做甚麼?就朝目標規劃,隨時保持作筆記的習慣,甚至可以用錄音來幫忙有效記錄。因為在教學的時候,總是希望學生會懂得作科學觀察和紀錄,回去之後要去整理檢討。這是長期都養成紀錄的好習慣,不論是聽演講還是照相紀錄,運用擴散式的思考,一直累積紀錄,一路來,抱著學習的態度,不斷的讓自己成長。他表示,自己教書後,鼓勵學生,多向老師提問,當老師的,就會被逼著不斷去充實,他也建議,學生來到學校上課,不是來教室才開始讀書,或者只是來聽老師講他準備的內容,而是要先在家裡讀好書,來學校,在課堂上,就能跟老師討論問題,如果自知不足,更要懂得提問題,也要曉得用錄音將課堂上每個人的提問錄下,學生如果沒有在課堂上針對課程綱要,針對討論主題講過話,發表觀點,進步的空間就很有限。楊校友經常就在課堂上將同學的發表錄音或錄影下來或者當場就發個紙條,讓大家都要寫出針對該堂課討論的主題,提問題或表達觀點;當演講完後,都不會讓大家空手而回,過去曾寫過和學生互動的記錄文章,分析同學課堂上的互動及分享,運用這個方法,不外乎就是要帶動同學,在任何事情做完後,都要有一個紀錄,即便有個簡要筆記,或關鍵字,就有辦法回顧,也會知道學習時所理解的內容是否正確?或上課提供給同學的資訊正不正確。
    他認為,學生應該主動先跟老師互動,事實上,主動接觸也會刺激老師,也許當下沒辦法準確回答你,但是在下次準備好再繼續探索,迎刃而解就沒有問題了。所以我跟學生建議說,上課要盡量發問,問不懂的我後面還有老師,因為有老師就不怕,所以永遠都在學習,教學相長也是一種學習。要把握當下,多利用寶貴的上課時間,向老師提問,不是交作業時才問老師!他認為,教室不應該只是接收知識的地方,而是用來討論,辨明事理,腦力激盪的地方!
    隨時保持學習的心,是楊校友的生活態度,隨時就會拿書出來看,在生活上是常有的事,他認為,人在一起是要互動!過去老師在教我們的時候,是從生活中的實務經驗而來的,最重要的是,凡事都要有階段性,學習,若能觀摩,反思,紀錄,傳達,紀錄,透過反思,不斷超越,自我超越一個階段,再到下個階段,如此不斷修正,就是遊學來的知識轉為內化的智慧。
他也認為,如果常常臨事畏縮,怕困難,這樣的話,人家就不會給你機會去做,有時幫忙人家等於是一種學習。因為,當你有所體會而願意試著去做一件事時,態度上就會有所改變。
    他表示,在教學的過程中,沒有一定的章法,從個人角度來看,學生時期是海綿階段,任何事都有好奇,應該跟著老師學都是新鮮的,對任何議題都很有興趣才是。可能是教育分流太早太厲害,對大部分的學生來講,學生有自己設限的興趣,忽略知識完整性的重要性,也許因為學習評量,打分數讓老師跟學生的關係一直是對立的。但,如果老師給學生機會做訓練,要怎麼去引導他,讓他知道學習狀況,要如何去轉化?只給階段成長的分級,讓學生在學習過程中,不斷反思學習,基本上要懂得尊重老師,相信並能體會老師的用心,不要把老師當作權威。教育是有教無類!從小到大最重要的是家庭教育,都要給每一個一樣的愛,但是到了大學後,要跟著老師學習,就能體出當中的道理,所以,在任何事情上,人生態度總要抱持著,學無止盡的心態,這正是楊校友人生最好的寫照。
 
回主題區| 上一頁| 下一頁| 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