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more

 
... more

 
... more

 
職場動態
... more
職涯智庫 >校友經驗談 回上一頁
成就萬事,來自夥伴一路相挺—劉溪丁&戴克銘
2013/5/7

座右銘:察顏觀色,留心身旁每一件事;知行合一,知道後就立即去做


(劉溪丁老師(圖左一)與戴克銘老師(圖右一)和教授視察香茅生長情形)


即使學歷不起眼,做事認真就是贏家
 劉溪丁校友從金門高中畢業後,進入屏東農專(母校屏科大前身)就讀農藝科,於民國66年畢業回到金門教書,一年後進入台灣師範大學進修為期一個暑假的教育學分班,於民國78年起至81年止,再赴中興大學園藝研究所進修為期四個暑期的40學分班,結業後擔任園藝科專任教師,於民國86年兼任科主任。他說:即使學歷不顯赫,但是氣勢不能輸人,「兩把刷子」,至少要有一把,做事一定要認真動腦。
 
 民國93年同為屏科大校友的陳水芳學長膺任校長,「因為陳校長治校很嚴謹,做人做事的態度都相當要求,我們也感受到很大的壓力,可是壓力是促使前進的動力。」同時受訪的另一位剛自金門農工退休的校友戴克銘,當時擔任農場主任,「96年他來這邊當農場主任,我就請他來協助我們園藝科做文書處理工作,包含建立像現在行銷通路以及帳務的開設」,我想,農場經營一定要有特色,於是利用我們金門酒廠的事業廢棄物酒糟做肥料,從事檸檬香茅的有機栽培,我們沒想到會做得這麼好,也是邊做邊看。」
 
檸檬香茅的成功推廣,歸功夥伴一路相挺
 劉溪丁表示,他和戴克銘校友從高中非常要好。「他一路照顧我,那時候高中常到他家住,以前沒有浴室又是野外,沒有月色,天空都是黑的,兩人在井邊打水洗澡,印象很深刻,感情也非常深厚。」
 
 當年的學藝成果展覽暨升學博覽會,參展的作品不是蘿蔔就是馬鈴薯,沒有新鮮的參展項目,當下我和戴克銘便打定主意,從農場栽培的有機檸檬香茅茶品質給改良好,當時香茅洗滌後都會放在升旗台曝曬,有一天午後突然下了場大雷雨,搶收不及,把曬好的香茅都全給淋溼了,那時想這樣也不是辦法,光是曝曬就是一個大問題了,起初製作的香茅茶,泡出來的茶湯色淡又沒香氣,歷經無數次的改進才有今日的成果,劉溪丁說:「回想起來,當時我和戴克銘的精神真是很牛。」
 
汰舊換新,讓危機成為轉機
 「還好當時農經科併科最後一屆招生結束,玻璃溫室以前種植蘭花,蘭花在金門不是強項,沒有辦法和台灣競爭,也沒有辦法經濟規模,我們想把他整理一下,於是決定不要種植蘭花,來做香茅的日光培育室,不怕風吹日曬雨淋,因為它有遠紅外線,進去很熱,即使是陰天,裡面溫度一樣很高。」劉溪丁表示,因為兩個人一股傻勁,雖然當時對香草作物很陌生,知道香草作物在台灣不一定生長的好,因此一邊摸索,一邊實驗。
 
 「剛開始用傳導式的養殖方式,最高60度,後來我找資料,現在有引進熱烘乾機,當時機械是電子控制室,這樣溫度調到剛好可以配合我們金門高粱酒糟的製作。」「我們不施農藥,沒有化學肥料也沒有殺草劑,弄這個有機肥之後更有特色,以往會長蟲現在都沒了。」劉溪丁認為會有這樣的原因,應是酒糟發酵之後成為作物的養分,可能昆蟲會排斥。
 
 這些農產品曾代表金門農工送給總統、歷任教育部長等政府官員,有些學校同仁退休去國外會帶過去推廣,也有部分台商拿到大陸去賣,現在有網路販售。劉溪丁表示,這些都是戴克銘規劃,他們配合,包含銀行開戶、郵政劃撥等。

                   (劉溪丁老師(圖中間)指導社區園產加工)
 
 戴克銘表示:「其實技術性都是劉主任在研發,我是配合行政,這是缺一不可。」金門農工農產品在劉溪丁與戴克銘兩位校友齊手努力下,已然開拓一片天。他們表示,生產成本很高,印刷費大概要十幾萬塊,基本消費要一綑的塑膠袋,「像購買材料費,都是我們科賣產品在運作,這些產品都是和學生研究的成果。」
 
學生的實習成果,回饋到他們自身
 「我們不願意領取校方實習所得的獎勵金,都把獎勵金回饋給學生,這是經營的方式。」劉溪丁表示,現在兩個主軸第一是香草作物,最成功是檸檬香茅;另外是薰衣草,還有迷迭香。受訪時迷迭香還在規劃中,將在升學博覽會推出,屆時看市場反應,若是量大再做商業包裝,近期更計畫提煉澳洲茶樹精油。
 
 另一主軸是園藝產品加工,現在最主要產品是檸檬香茅酸白菜。劉溪丁說,他和戴克銘兩人研究,改良傳統的醃製,以浸泡的方式製作。「我們利用乳酸菌厭氧的發酵原理,幾乎不需要氧氣。如果一般腐敗的菌類,有上半部接觸到空氣,需要每天翻攪。而這樣的方式,只要天候溫度不要太低,差不多二十一天一定可以準時採收。」他們以這樣的成果參加全國高職農業類科專題製作,得到第一名的成績,更獲得教育部長接見,劉溪丁校友甚至於榮獲2011全國super教師獎評審團特別獎之殊榮。
 
 在這樣的實習之下,金門農工的學生去參加大學甄試,必然加分不少。劉溪丁和戴克銘也指導金門的社區民眾創業,例如貢糖。「我們兩個還到小金門DOC的行銷班去義務指導」,劉溪丁說,學校的農產品製作也都有技術性的外放讓民眾參與,賣得最好的是香茅和酸白菜。四年下來,這些產品銷售後的經濟效益逐年增加。「我們剛開始是預估十萬到十五萬,第一年很快達到三十萬,第四年更達到一百五十萬。」
 
配合度高,如期完成交辦任務
 戴克銘是本校農機工程科66年的畢業校友,後至台灣師範大學進修教育學程及公民訓育學系畢業,再赴政治大學教育研究所進修為期四個暑期的40學分班。返金門農工服務後,擔任農會農機推廣中心主任、金門農工職校農機、汽車科教師,期間曾兼任科主任、總務主任、實習主任、農場主任。「其實在學校這三十年來都在兼職」,他謙虛表示,因為工作態度很誠懇,無法不兼任行政工作。「但是過程需要下很多功夫,比如做行政的工作,配合度一定要高,最基本的,一定要如期完成長官或學校交派的任務。」
 
 戴克銘表示,屏東農專的學生(現已改制為屏科大)畢業後在金門地區工作的表現可圈可點。不論在農業界、園藝界如農試所、林務所,農會曾被聘為委員。戴校友甚至也曾受聘為車禍鑑定委員、防災委員,平常也會被聘請至訓練班授課。
 
 「出社會工作,就如劉溪丁主任所說,認真的態度相當重要。一旦認定目標,就要往前衝。」他認為,專業知識是最基本的,更重要的是人際關係和配合度。「如果專業知識足夠,卻不會與人互動,那也只有成功一半。」

(戴克銘老師(圖中間)指導國中生研習活動)
 
察言觀色,尊重他人的意見
 「有一個成語叫察言觀色,就是善解別人的心意、尊重別人。」戴克銘說,他們除了課堂上專業課程之外,平常和學生在互動時,都會給他們提示,告訴他們,班級與同學之間就是一個小型社會。和同學的相處如果很和睦,將來出社會與人相處也會很融洽,這種關係遠勝於學業的知識。
 
 劉溪丁表示,對於新進教師,他會指導他們,「當老師不是只有告訴學生要會讀書,還要教他們做人做事。」若是只會教學生讀書,只要開補習班就好了,更重要的是當「人師」,即處處留心,要當學生的表率和模範。他常跟老師說要身體力行、知行合一。劉溪丁說,不能光說不做。
 
 提到人際關係和為人處世的實踐,劉溪丁說,家中掛著朱子《治家格言》:「黎明即起,灑掃庭除。」意思是天亮了立刻起床,灑掃庭階,把家中裡外都收拾得整齊清潔。要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他也這樣告訴他的孩子。而在學校,他要求學生「犧牲享受,享受犧牲」,不論每個班級、男女同學都要輪流洗廁所,從最基層的工作做起,「不要認為掃廁所是小事,而要從洗廁所中感受到別人的付出,並且愛惜使用。」劉溪丁校友自己也認領農場辦公室的廁所,每天下班前都會刷洗後才離開,以身體力行來教導學生。
 
 「另外就是一定要會問早和問好。我也會要求我們的新進老師,有客人來訪時,最基本要倒茶和打招呼,但是很多年輕人很自我。在學校時讀書表現很好,但是出社會不是如此,要會做事會做人,替人設想,同理心很重要。」他認為身為教育者就要做到這樣,才能夠要求學生。
 
權宜變通,因時制宜,自己選擇的路自己負責
 劉溪丁表示,投入職場「一定要會吃苦」,即使是他們大力推薦、照顧有加的新進老師都被曾他罵過。他說,農藝科基本上按表操課,夏天溫度很高,不能上室外課就改至室內,可以做其他事,這就是因地制宜。當老師最基本要照顧學生,在外實作提醒他們喝水戴斗笠。「另外,自己選擇的路自己要負責,不要埋怨。」他也是這樣要求他的孩子。
 
 劉溪丁和戴克銘兩位校友的配合,讓金門農工農產品有良好的發展,他們謙虛表示:「一個業務可以順利推展,一定是人與人之間和諧才有辦法進行。」以金門農工現有產品來說,品質穩定是最基本的條件,但是還要行銷,行銷就是要搭配產品良好的規劃,這樣子才能順利推行。
 
 「知行合一」是劉溪丁終身奉行的觀念,他說,「很多事情不能沒有感覺」,知道了就要去實踐,這也是他們希望教導後輩的處世態度。戴克銘認為,學生在學校除了一定要充實課程還有專業能力,出社會後一定要盡力配合團隊,工作態度要認真,對職場要具備敏感度,將來才能在職場上發光發熱。
 
回主題區| 上一頁| 下一頁| 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