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 more

 
... more

 
... more

 
職場動態
... more
職涯智庫 >校友經驗談 回上一頁
守時敬業,正直公正-謝欽城
2012/6/22

座右銘:每一個人要發揮屬於你的一塊磚

在教育服務約40年的謝欽城,從未從事第二項工作,拿過十大傑出農業專家獎章、教育部優秀教育人員獎章、服務教育界40年的獎章,是屏科大的教育推動者,教育無數英才。
 
他是苗栗後龍人,從小到青年時都在中北部就讀,民國50年就讀屏東農專,53年畢業,54年當兵1年後就回到母校服務,72年由郭孟祥前校長推薦至日本東京農業大學讀書,取得博士學位後再次回屏科大服務,95年退休,從民國54年至95年都以屏科大為家。
 
他自畢業後,返校擔任助教,一路從助教、升講師、升副教授到升教授,畢業時,一開始想去其他的職場打拼,當時民間企業薪水是比當助教薪水高,卻因為當醫師的叔叔一句話,打消去民間企業的念頭。
 
當時,從日本應慶大學畢業的叔叔只問了他一個問題,「你認為你讀的書已經夠多了嗎?你的知識已經夠了嗎?我說沒有,他淡淡的說,那你就回學校服務」。就這樣,他一路走來都在學校服務。學校當時正缺助教,必需前三名畢業的人,才具有資格,就應當時校長王玉崗先生之邀返校當助教。
 
他以自己過來人的故事,回應現在的年輕人該如何面對就業時的迷惘。
 
他認為,學校功能首重教育,其功能是要訓練有用的人才,服務於社會。師道是傳道、授業、解惑也,老師一定要身教言教合一,要作為學生的表率。第二點是在學時的實務訓練,因為屏科大是技職體系的學校,不是一般大學,所以必須要重視技能的培養與訓練。
 
他說,早期農專的學生,能在職場上受歡迎,主要是當時訓練採取理論與實作並重,以農機科來說,農機科是49年成立,是德國人贈送完整的農機教學與訓練設備給屏東農專,先成立農機中心,然後才成立農機科。
 
當時農機科有一位來自德國,負責教導農業機械與工廠實習的老師,他在實作上的基礎訓練非常扎實,並且要求學生每一個人都要會做,全天操作下來,讓學生對實作產生興趣,也認為是未來求職的技能,他認為,學校應當要重視理論與實作並進的教學方式,不能只有去重視理論,因為技職體系教育與注重理論的普通大學是有差距的,一定要理論與實作並進。
 
他在擔任農機科科主任的時候,會事先親自到各縣市參觀接洽學生的實習單位,每個實習場所大約安排2到3個學生,於暑假的期間到現場實務實習,同時,他也會利用時間親自去實習工作單位訪視學生,關懷學生是否可以真正學到東西,如果該實習單位未能讓學生學到東西,隔年就排除這個單位。
 
他舉例,農專之前有一個機墾科,所謂機墾科是利用推土機、工程機械來開墾邊際土地,什麼是邊際土地就是山坡地、沙丘地、河川地等土地,那時學校未有充分設備給學生們實習,所以他四處與中華工程、榮工處、水利局等施工單位接洽實習機構,讓學生能學以致用。
 
他堅持一定要讓學生做實務訓練,培養學生就業能力,因為學生藉由實習工作,能瞭解職場工作現況,自然會產生對就業職場的期望,返回學校後,即可從自己缺乏的方面來加強學習。
 
在農專時期,農機科是當時學校最強的兩個科系之一,他說,學校運動會的精神總錦標、大隊接力總錦標以及啦啦隊總錦標,農機科是常勝軍,而且是連續將近20多年獲得此三項錦標。因為這是學生們團結合作努力不懈的精神,亦可藉此鼓舞學生士氣,凝聚學生向心力,提升學生畢業後的就業實力。
 
投入學術研究40年的他,當年所進行研究計畫經費,最多曾經達到年有2千多萬,研究領域是包羅萬象,他研發農機具擁有5項專利,除取得專利證書,每項專利都已商品化,截至目前尚在使用中。
 
他說,當初他所做的研究有四大項,第一是做坡地割草機,第二是毛豆機械化作業,以毛豆為例,現在的聯合收穫機,是當年他帶領著系裡面的陳光輝老師等人一起投入,希望推展毛豆機械化作業,解決農村最大的老年化跟勞力不足問題。
 
當時此項計畫是政府撥款,由法國進口矮性敏豆收獲機,就為了買這一部機械收獲機,他的購買條件是需要有二個人去實習,再把機械引進來台灣改良,將機器局部改良後,由政府推廣給現場使用,使毛豆產業到現在還能繼續生存,此為重要因素之一。
 
第三項為家畜糞尿機械、設施之開發研究,此項開發研究工作至今已進行有30多年之久,台灣有些堆肥中心他都有參與,尤其是距離學校最近的南州,規劃設計了南州的堆肥中心,每天可以處理40到60噸原料量,該中心已大概有17年了,堆肥中心目前仍正常生產中,同時也代表政府參加第二屆APEC在台北舉行的技術展,甚獲參觀者認同。
 
第四項為成立農機具陳列館,他當時有見於農業產業文化的發展史,必需要農機具之發展史佐證,有鑒於此,在20多年前他與當時農專農機科老師,走過台灣多處的農村,收集舊農機具及生活機具共二仟柒佰餘件。此收集量是居全省之冠,然為著展示此部份舊農機及生活機具,而於89年成立農機具陳列館,此館可算為在台灣「舊農機具及農村生活機具」唯一的典藏展示地方,使農機科能對於農業發展史盡一份心力。
 
即使專利非常值錢,他仍堅持專利不賣,因為他認為,研究過程的經費是由政府補助,他不能利用政府經費所開發出來的成果,申請專利後來賣,這是不合理的,所以他將專利交還給政府,由政府推廣給業者做使用,惟一條件是專利做出來的產品,第一年要找兩個廠家,要求他們以低價出售給農民、回饋給農民。
 
退休已有5、6年的謝欽城,他的信念就是回饋所學,現以這個心態幫忙東南亞、中國大陸等地區,一年除出國多次,輔導東南亞等地農場及農業機械之開發、改良工作及堆肥中心之規畫設計等工作,現仍擔任泰國政府農業部農地規畫局顧問,協助該國農業技術提升,此外,他還擔任馬來西亞、印尼、越南、泰國、中國大陸台商等多國家的顧問。
 
針對現在的青年學子,該如何去學習規劃,為自己未來就業做銜接,他認為,未來農業當中最大一個問題是糧食問題,2050年世界糧農組織FAO(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統計,人口大概增加到90到100億,糧食會缺少30~40%。
 
他以泰國農業為例,現正極力在推展糧食,生產稻米,他在泰國推廣農業,第一件就是水稻機械化育苗跟插秧,第二件是減少農藥的使用量,大力推廣糧食的作業,可以看出來泰國政府的重視,相對也看到農業未來工作的重要性。
 
他提醒學生要重視農業,不要把農業看成是夕陽產業,要好好學習基礎理論及技術,培養實作的能力,因為到現場不是光靠一張嘴巴就能讓人家信服,需要拿出現場能力。
 
他建議年輕的學子們要設定目標,瞭解未來職場所在,千萬不要把未來的職場,鎖定在冷氣房裡,也不要認為農業一定要走高科技農業的路,傳統農業在國外仍然很受重視,他希望學生將傳統農業的技術紮實學好,將來自然會有一個更好的市場。
 
他更希望學校的老師多走出去,多去瞭解各國的需要,知道市場的變遷是什麼,才能教給學生什麼,另與業界、農民合作互動,瞭解業界與農民的困難,協助解決,自然能贏得信任,畢竟,在實驗室、書報雜誌中所看所聞,跟現實環境仍有差距。
 
他回想以前的教學生涯,德國人教農業機械的實習,帶領大家期末犂耕作業實習測驗,前後一百公尺,從這頭操作到另一頭再回來,犂翻壢條一定要直,如果不做到這標準的話,下學期再來,直到達成為止,所以,每回田間操作實習時,人人緊張到衣服都是濕的。
 
這種態度也影響到他,除了親自下田操作給學生看,連帶農具都要親自操作給學生看,就連做實驗、做研究,都要親自到現場,常常自己開著車到現場,與農民坐下來談,農民會提出自己的看法,提供修改的建議,「聽老農民的話,不會吃虧也不會錯」,這是他的經驗。
 
此外,他認為,時間觀念十分重要,「人要當時間的主人,不要當時間的奴隸」,要好好的利用它、規劃它,但學生大都不知道怎麼利用時間,他建議,每天要撥出一定的時間閱讀,吸收新知識,他至今每個月還是要看5種專業雜誌,除了了解專業上的知識,有關生活的書也要吸收,他的傳記文學已看了近30年,每天看書的時間最起碼3-4小時以上。
 
至於如何把工作做好,就是要有負責任的心,他
 
工作態度也十分重要,他以自己為例,他將教職當作事業在經營,他在屏科大的40年來,除了出差、出國,每天都會8點以前到學校,不管有沒有課,都是下午5點以後才離開,「因為我是有野心,把教書的這工作當成是事業在做。」
 
他常常將「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掛嘴邊,他說,人絕對會有失敗,但是要檢討失敗的原因,不要把這失敗全都歸咎到別人身上,要先去反省自己為什麼會有這個失敗,然後從失敗原因裡得到教訓,重新站起來,這才能算是真正的成功。
 
 
◎學歷:民國53年屏東農專農機科畢業;日本東京農業大學博士。
◎經歷:屏科大助教、講師、副教授、教授任科主任、系主任、研究所所長、進修部主任等行政職務、中華農業機械學會理事長。
◎現職:泰國政府農業部農地規畫局顧問。
◎特殊事蹟或貢獻::第二屆農業機械化貢獻獎(1994)、當選第十九屆全國十大傑出農業專家(1995)、教育部--優秀教育人員(1995)、中華農業機械學會--農機教育成就獎(1999)。
 
回主題區| 上一頁| 下一頁| 頁|1